电炖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炖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废弃的工厂

发布时间:2019-04-16 07:49:06 阅读: 来源:电炖锅厂家

刚到广州的阿杰就住姐姐家里,到此一个月,就被靠近小区的工厂里晚上工作的机械声足足吵了一个月。

他不下十次都是蒙头睡觉,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跑去询问姐姐那个工厂的来历。

据了解,那里原本是一家大企的工厂,专门生产辣椒酱,生意好的时候,全天候加工。货车一辆接着一辆把工厂运出的辣椒酱销往全国各地,气势磅礴的阵势,令不少提供原料的小厂家们蜂拥而至。

那一段时间,厂房的气氛热闹非,也曾经轰动一时。

后来厂里就好像中了邪,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员工死亡事件。在一个车间里,发现了不少人头骨,警察跟工商局来过后,直接把他们的老板带走,工厂也因为少了一个主力而人心涣散。不久后,整个工厂就成一家空壳工厂,无人问津。

而为什么阿杰经常在夜晚的时候听到了声响,就不得而知了。阿杰姐姐的解释就是他经常熬夜导致精神错乱,才会胡思乱想的。他的姐姐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是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听到过弟弟说过的那种声响。

对于他姐姐说的这个,他完全给出了否定的答案。那这么说的话,如果自己经常睡觉又听到有奇怪的声响,是不是自己就是脑子短路了?

夜里9点多钟,阿杰再次听到了机械的运作声。他咕噜的吞了一下口中的水果,跟姐姐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要去楼下散散步,穿上鞋子就往门口走去。

阿杰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去散步,他的目的是那一间被抛弃的破工厂到底是何方神圣,明明自己听到有声音,而自己的姐姐却打死都说自己没有听到,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精神有问题,肯定不可能,他还清楚地了解自己还是一个正宗的处男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想知道的话,不进去去是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感的。

工厂被荒废的时日看起来也挺久得了,宽阔的空地上,已经长满了隐约还能闻到一丝丝的辣椒味。

而刚才自己听到的机械运作声,此时工厂里却寂静一片。老式的玻璃窗有的已经破碎开了。越是靠近,那股辣椒味越是浓烈。

阿杰跟做贼一样的猫着身子,一步步的朝室内靠近。明明知道已经没有人在工厂这里了,对自己的行为,阿杰还是表示不解,自己看起来还挺有做盗贼的天赋的。

他不由的在心底自嘲了一番。

刚靠近窗边后,厂内的黄色灯突然亮起。阿杰立刻把身子贴在墙上,然后慢慢把身子往上蹭。

这里不是已经被荒废了么?果真还有人在这里工作。

阿杰小心翼翼的半蹲着身子,看着厂内发生的一切。一个高大强壮的背影,身穿白色背心,手中拿着一把长竹竿,不时的往搅拌槽里的东西翻了一番。然后从一个外观看起来沾满很多污秽物的灰色塑胶大桶里抓出一个黑黑的,类似于脑袋的东西往搅拌槽里一扔,又拿着长竹竿在里面搅拌了一下。

人头!这两个字浮现在脑袋时,阿杰一个激灵。完全想象不到这回事真的。为了一探究竟,阿杰绕过长长的走道来到门口处,他的脑袋往里面伸了伸。屋子里只有那个大汉,阿杰正绞尽脑汁想要怎么把大汉用调虎离山之计让他离开屋子时。

大汉最后往搅拌槽里重重的搅拌了两下,推着塑胶大桶从另外一个门离开了。

阿杰一看,机会来了,蹑手蹑脚的跑到搅拌机前。搅拌槽里的东西都被混着一滩乳粉色的液体,当中应该加了不少配料,浓烈的血腥味还是无法遮掩住。阿杰捂住鼻子,他真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在闻下去的话,他会吐的。

经过自动加工器,接着从搅拌机的另外一头掉出许多被烘干类似于小肉丁形状的物体,一直输送到被中间凿开墙体的一个洞的另外一个房间。

阿杰刚想跑过去,就看到在窗外的不远处。刚才离开的大汉已经朝自己所在的房间靠近,而且看到他的表情好像看到了自己。阿杰立刻找了一个隐蔽处,他躲到了桌子地上。

大汉已经进来了,他推着塑料大桶经过阿杰躲着的位置停了一下,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后,掉下了一个黑色的物体,然后继续往搅拌槽的位置走去。

以为已经没事了的阿杰刚想松口气,却发现在刚才从塑料桶上掉下来的物体居然是一个人头,他满脸鲜血,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自己,嘴巴好像还一张一合的。

他们居然用人头作为制作辣椒酱的原料。阿杰崩溃的捂住嘴,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声音,他怕被大汉发现自己就会成为这里面其中的一员。

现在的他只想跑,跑离这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地方。

他轻轻地推开滚落到脚边的人头,刚想试着走出去。一只大手赫然的出现在眼前把掉在地上的人头捡起。

有那么一瞬间,阿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骤停了数秒,等到大汉走开,它才重新跳动。

现场继续响起了刚才的竹竿声,搅拌器的运作发出巨大的声响,“砰!砰!砰!”一下又一下的。仿佛如铁锤般的一下下敲打到阿杰的胸口上,乏闷不已。他再次的尝试,悄悄的一点一点慢慢的移动,越接近门口他就越心慌。

生怕大汉知道自己的存在。

然而就当他心里鼓舞欢腾的庆幸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处鬼地方时,手机不合时宜的铃声划破了这夜的宁静,他看到大汉已经转过身来,手中已经停止了动作。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无表情的他让阿杰不由的一阵心慌,他连动都不敢动,就死死僵持着。只是大汉没有任何行动,他回过身去,继续拿起手中的竹竿搅拌了槽里粘在边上的碎碎肉渣渣。

大汉最后弯下身,把塑料桶里面最底层的一个人头拿起,似乎还滴着血,往槽里一扔,继续重复着之前的程序。

阿杰魂都给吓散了,哪里还有心思继续看下去,跑回家的半路上,他停下脚步,他想起刚才大汉手中最后一个人头正是自己。

促销工作服

员工工服定制

工衣

劳保厂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