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炖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炖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废弃的医院大楼

发布时间:2019-04-16 02:40:06 阅读: 来源:电炖锅厂家

丁墨与朋友从网吧出来,要吃饱肚子后再回去睡觉,在路边的烧烤摊子买了能填饱肚子的烤串,荤素搭配,吃着烤串,喝着在网吧里购买的罐装啤酒。

吃完了烤串,抹干净了嘴巴,丁墨与朋友道别,不住在一起,回去的方向也不同,接下来的回家之路就是独自一个人行走了,离开了烧烤摊子,丁墨打着饱嗝,喷着酒气,裂着嘴巴,手指甲在牙齿缝隙中挑剔着卡进去的肉丝和碎菜。

他住的地方在一家医院的旁边,去年,医院搬迁到了人口密集度更高的繁华街区,留在这里的六层楼就废弃了,里面搬的空空的,有流浪者和混混们会进入里面居住和集会,于是,里面有鬼,还会害人性命的传言就散播了开来,确实有几条人命以自杀或者意外事故结束在了这里。

肚子发出了闷雷响,轰隆轰隆的滚动着响声,糟糕了,肚子吃坏了,离家的距离还有一长段,要绕着废弃的医院外墙跑回去,至少要三分钟,已经快要拉到裤子上了,支撑不到返回家中。

丁墨看向废弃的医院,刚巧是走到了早就卸掉了铁栅栏门的大门口,借着路灯的光,废弃的医院大楼也是敞开着破了玻璃的大门,里面有厕所,不用一分钟就能赶到,他举着手机照明,进入了废弃的医院大楼内。

一层是大厅,支着几根大柱子承重,没有电梯,上世纪八十年代造的,只有楼梯让人步行上下楼,厕所就在楼梯边上,两扇门,他顾不上细看哪间是男厕所,推开其中一扇就进去了,除了厕格外,没有看见给男性专门使用的小便器,原来他推门进入的是女厕所。

无所谓了,他心想,只要有蹲坑能供他使用就行,他直接就进了最近门口的厕格内,门上有插销,他习惯的将插销扣上了,解开皮带,裤子褪到了膝盖,蹲在了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层灰的厕坑上,总算是赶上了,没有拉在裤子上,太好了。

他为了解闷,拿着手机与朋友聊微信,告诉对方,他肚子吃坏了,正在路上一栋废弃的医院大楼内上厕所。

朋友听他说过,关于医院被废弃的大楼内死过几个流浪者和混混们,表面看,是自杀或者发生意外,但传言说,是被留连在这里的鬼给害死了。

朋友开玩笑:“你会遇见来上厕所的女鬼。”

“我才没你说的那么运气背。”

他刚将信息发送出去,就听见了厕所的木头门被推开了,发出了噪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异常的响亮,刺激着他的心跳速度加快了,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哆嗦了起来,差点拿不住了,进来的是一个女人,因为脚步声,虽然蹲在三面都是挡板一面是墙壁的厕格内,靠视觉是分辨不出对方的性别,但高跟鞋走过水泥地时发出的咯噔声,让他依据常识分辨出对方是个女人,除非是个喜好穿女鞋的男人。

高跟鞋走过水泥地面,咯噔声停在了他所身在的厕格内,门上的插销有习惯性的扣上了,不然就被站在厕格门外的女人给拽开了,想出声,但想到自己是个男的,出现在女厕所内会被当成流氓的,就闷着,一声不吭,等着厕格门外的女人拽不开这间的门了就换另外一间,没想到,她是个死脑筋,就盯着这间厕格的门使劲拽,忍不住了,丁墨故意尖着嗓子说了声:“有人。”

厕格门外面的女人停住了拽门的动作,高跟鞋走过水泥地面,不是走向厕所内的其他厕格,而是走到了厕所门边,听着那道门被打开时发出的难听噪音,高跟鞋踏过地面发出的咯噔声走了出去,门关上了,一切都恢复了安静,能清楚的听见心跳的声音,那个女人不是来上厕所的,是专门来拽厕格的门的,再呆下去恐怕那个女人又会返回来,提上裤子,扣好皮带,打开了厕格门上的插销。

手机的荧光照见厕格外的地面上,站着一双光着的脚,光柱顺着腿朝上移动,照见了女人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光柱继续朝上移,照见了女人惨白的脸,眼眶中充满了血,流淌出了两道鲜红的血泪痕,滴答在白色护士服的胸前,她的双臂高高举过了头,突然狠狠的落了下来,抓在双手上的东西重重的打在他的头上,脸上,热热的液体从破口处涌动了出来,他本能的做出了抵抗,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抓住了女人的一只手腕,看见了她手上抓着的凶器,是一只红色的高跟鞋。

原来她脱了鞋当凶器,装做是走出了厕所,其实是脱了鞋子抓在手上又光着脚折了回来,悄悄的站回到了丁墨正在蹲着的厕格门外,在他打开了厕格的门时用高跟鞋钉着金属块的坚硬跟底,狠狠的击打着他的头和脸。

丁墨逃了出来,狂奔出去很远,奔过了家,奔向了一片配备有门卫室的小区,拍打着门卫室的玻璃窗户,朝坐在里面正在看电视的门卫大喊着救命,被惊吓到的门卫用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警察接到报警后赶到了小区大门口的门卫室,救护车也紧跟着赶到,丁墨一边接受着急救员对他头上脸上的伤口的处理,一边回答着警察的提问,袭击他的女疯子就在不远处的一栋废弃的医院大楼内,是在一层的女厕所里。

警察进入了落满灰尘的一层大厅内,地面上有往返楼梯边的女厕所的鞋印,都是丁墨的,去女厕所的鞋印步幅不大,从女厕所出来后的鞋印步幅很大,看出来他是狂奔着冲出了废弃的医院大楼,没有看到其他的鞋印,推开女厕所的门,警察捏着鼻子,忍耐着臭哄哄的气味,查看了女厕所的地面,也是只有丁墨的两行鞋印,他形容的女疯子还脱了鞋子光着脚从厕所的门边走到他蹲坑的厕格门前,但,地面上厚厚的灰尘上没有留下她的半点足迹。

工服加工厂

定做马甲工作服

秋装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