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炖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炖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中诗豪李冶她的一生经历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9 16:39:56 阅读: 来源:电炖锅厂家

“女中诗豪”李冶:她的一生经历了什么?

还不知道李冶的读者,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李冶六岁时赋诗一首,其父亲一言谶语半生。

这故事是记载于辛文房的《唐才子传》,李冶是中唐著名的女诗人。她擅长格律,喜欢为酬赠谴怀作诗。与薛涛、鱼玄机、刘采春一起,被人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

《唐才子传》这本书对才子的甄选不看仕途、身份,纯粹以诗才作为标准,所以有很多生动鲜活、各行各业的诗人入选。因为受到唐代传奇的影响,这些有趣的故事中颇多讹误,或采自野史,或道听途说,很多细节是经不起推敲的。

也正因为如此,李冶、鱼玄机这些女诗人作为诗人才能在这其中占有篇幅。

季兰,名冶,以字行,峡中人,女道士也。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当时才子颇夸纤丽,殊少荒艳之态。始年六岁时,作《蔷薇诗》云:“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其父见曰:“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后以交游文士,微泄风声,皆出乎轻薄之口。夫士有百行,女唯四德。季兰则不然,形气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以下,罕有其伦。时往来剡中,与山人陆羽、上人皎然意甚相得。

一直以来,大多数观点是李父认为觉得诗中的“架却”和“嫁却”是谐音,六岁小女孩就“心绪乱纵横”,必然是轻浮之人,所以得出“恐为失行妇人”的结论。

不过这纯粹是臆测和瞎扯。

中唐儒学逐渐复兴,女子写诗言情已经慢慢地被男性抵制。就曾有官员把自己夫人的作品一把火烧了。不过大都是对自家亲戚管的严,至于别家女子,写诗调情,那是趋之若鹜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唐女诗人闺阁之中的作品少有外流,而女冠、歌姬的作品却广为流传的缘故。

古人在童蒙之时就开始学习对对子、写诗,骆宾王七岁写《咏鹅》就是天才,李冶六岁口占《蔷薇诗》就预示了未来失行?这种男女的不同对待如云泥之别,在宋明之后有可能发生,但是在观念相对开放,儒学还未大昌的中唐,即使观念保守之人,应该也不会这样说自己聪明伶俐的女儿。

《唐才子传》成于元代,中间隔了个理学对女性残酷管控的宋朝,将李冶后来的生活作风和小时候的聪慧伶俐挂上钩来,百分之九十是宋朝腐儒们干的好事。

李父可能就是夸了夸自家女儿的聪明,怎么会诅咒她的未来?这种把“架却”理解为“嫁却”,强行给人带帽子正是无德无行文人最爱干的事情。风流女子最终归宿的前尘注定,则是俗人们最喜欢放在口里咀嚼的谣言碎语。

这两厢加起来,李冶老爹这个道德古董的形象就栩栩如生了。

天宝间,玄宗闻其诗才,诏赴阙,留宫中月余,优赐甚厚,遣归故山。评者谓上比班姬则不足,下比韩英则有余,不以迟暮,亦一俊媪。有集,今传于世。

在社会风气开放的唐朝,李冶后来的诗名盛隆。就《唐才子传》的记载,她不但承了圣恩,还风韵犹存、家底丰厚,过得挺不错的。李冶的未来,和这首《蔷薇诗》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的诗情,倒是点亮了中唐女诗人的一片天空。

唐朝是第一个专门针对女性制定政策的朝代,对女子赋税全免。这是一种文明进步,使女子从沉重的社会劳动中脱离出来,但是女子在脱离社会责任的同时,也就逐渐失去了社会权利,成为了男子的附属,社会地位越来越低。

经学在魏晋时期已经完全没落,整个社会处在一种散漫的节奏之中。所谓魏晋风度,醉酒服药,求仙放浪,并非只有男子如此,女性观念也非常开放,这种开放相比于先秦的懵懂无知,是一种刻意的,行为艺术般的特立独行。

隋唐对魏晋风度的追求和艳羡是刻在骨子里的。虽然中唐在韩愈、柳宗元这些儒生倡导的古文运动之下,经学慢慢复兴,男女之防慢慢建立起来,但还是挡不住人们内心释放浪漫的行为。加上女子的赋税免除,很多大家闺秀修文习诗,情思飞扬,就选择了去道观、尼姑庵修行。

而这些所谓修行,不过就是追求自由快乐的幌子罢了。这也是一种对新兴的儒学复兴、礼仪教化的消极抵抗。

中唐的著名女诗人不是女冠,就是歌姬。

李冶就是这么一位女冠。她年纪稍长,便开始出入寺庙,寻找自己的情感释放。因为长得漂亮——“美姿容,神情萧散。”诗才极高——“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一时间名声大振,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以当朝名士为漩涡的一个交际圈子。

如果李冶是位年轻男子,那就是一位才情极高的社会政治活动家。可惜她是个女子,所以人们更关注的是她的风流韵事,与谁相好。她自己的对两性生活的不掩饰地追求,给她带来了很多朋友,却得不到尊重。

李冶的风流故事太多了,不过大多小说家言,流于调笑。平心而论呢,她的诗才确实了得,单看她的诗,绝对在中唐是入流的。

她的作品,大都是迎来送往之作,如和他关系亲密的茶圣陆羽,就有《湖上卧病喜陆羽至》: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李冶卧病在船,陆羽来看他,因此成诗。我们可以看到这首诗毫无女性诗词的特性,写得工整对仗,语气亲密平淡,就好像多年老友互访。说是杜甫写给李白的,也就是这个口气了。可见李冶本身的性格,对待男女之别,看得很轻。这就是个喜欢混男同学群的女哥们。

不过越是这样和谁都情真意切,越是难得嫁出去啊。即使在今天,你的女朋友天天和你兄弟称兄道弟,打成一片,你会开心吗?难啊。

好在李冶本身看得比较透,并不在乎这些世俗眼光,所以她的一生,至少自己是非常开心的。她的总体爱情观虽然很高淡,但是每一段感情又很真挚,是不是很奇怪?一点也不奇怪,现在这种人也不少。

《明月夜留别》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

在即将离别的时刻,我们就像明月一样默默无言。此时万籁俱寂,月光撒满了大地,我们的内心就像月光一样充满着柔情。离别后,我就像月光普照天南地北一样,对你的思念之情也追踪到任何一个地方——不管是天涯海角还是天上宫阙。

光看这首诗,能想得出就是一段露水情缘么?可她对人生又确实看得很透:

《八至》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很显然,她并不是很在乎这种“至亲至疏”的夫妻关系。

总的来说,李冶的诗才高,作品既具有男儿性格的豪气,又有女子性格的细腻,她的诗作有很多透露出了女性诗歌的特色。因为胸中有文采,下笔轻松恬淡,随意去雕饰,不着痕迹。同时女性的角度又让她立意奇巧,构思独特,诗作既有轻盈、俏丽的味道,又经常会出现不可知的新奇感,让人叹为观止。

《偶居》心远浮云知不还,心云并在有无间。狂风何事相摇荡,吹向南山复北山。

这样不着痕迹、不费力气的作品,却有一种穿越人心的忧伤,淡淡地却摄人心魄。这正是男性诗人难以达到的境界,也是诗才不够的女性诗人做不到的层次。

当然,李冶的诗不仅有这种移人心魄的随意,也有男儿气概的豪气和散淡。

不论风流只论诗,李冶的诗虽然出于闺阁之间,却诗风疏朗、意境开阔,不愧是“女中诗豪”。

天津皮肤病专科医院

天津皮肤病医院

天津皮肤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皮肤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