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炖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炖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本杀手郑南雁5年后超过如家

发布时间:2020-02-11 02:30:50 阅读: 来源:电炖锅厂家

他出身IT业,却在经济型酒店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他掌舵的“7天酒店”成为首家登陆美国纽交所的中国连锁服务企业。

他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以IT人的思维方式在酒店管理上频繁创新,被业界誉为“成本杀手”。

12月10日,在7天酒店广州总部,郑南雁接受了理财周报记者专访。在一个小时的不间断对话中,这个41岁的潮汕男人始终保持着极快反应和语速。

“我的价值已经得到体现”

2005年,7天成立,何伯权投资500多万美元任董事长,郑南雁投资100万美元任CEO,经过3轮总数近2亿美元的融资稀释后,两人目前持股比例分别为35.3%和13.4%,郑南雁的原始投资相对何伯权已增值超过1倍。

理财周报:我看到7天的财务报表,3年亏损4亿多,最近一年是2.9亿,压力很大吧?

郑南雁:我们现在是高速扩张期,增长的速度越快,这样的亏损就多,不过这只是财务上的亏损,实际上我们的经营很好,并不是你看到的这么吓人。

理财周报:明年又有一笔8000万美元的债务到期?

郑南雁:已经解决了。其实我们手上有现金,但要拿来投资发展就没办法还债,反过来一样,上市给我们解决了债务问题,现在就可以专心拿钱去扩大规模。其实你可以这么看,股东不会投钱给一个没希望盈利的公司,连锁酒店是比较实在的生意,不像以前的互联网,大家拿钱出来赌一把,这个行业一切都是很清楚的,股东只有觉得你能给他带来收益,才会投资。

理财周报:上市解了燃眉之急?

郑南雁:上市让我们可以不太受外界的影响了,专心做好自己的事。

理财周报:什么样的影响?

郑南雁:比如金融危机,如果你特别缺钱的时候,突然碰到这种大的变化,可能就突然死亡了。

理财周报:7天的资金链绷得很紧,可是你总能在快没钱的时候找一笔钱来,这是本来就计划好的,还是每次都临时抱佛脚?

郑南雁:其实我并不想总是弄得很紧张,如果回过去几年,再让我重新选择,或者是以后我另外开家公司的时候,我可能就会先找很多钱来放着,安心一点。不过股东们好像都不急,他们挺喜欢这种方式。

理财周报:股东觉得缺钱了再去找更合适?

郑南雁:也不是,比如华平,他们可能就觉得实在没钱的话自己可以再掏一点,问题不大,所以就不急了。

理财周报:股东对你的干涉多吗?

郑南雁:基本没有,只有在涉及到股东利益增值问题的时候会说话吧。

理财周报:今年预计如何?能扭亏吗?

郑南雁:具体数字在25日之前还不能披露,不过扭亏是没问题的,今年前10个月的状况比较乐观。

理财周报:我发现你的持股比例和你的原始投资所占比例相比,显得高了些,为什么会这样?

郑南雁:现在的股权结构是经过几轮融资稀释的,大家的比例都有变化。

理财周报:你的投资相对增值最快,财富的增长在上市前其实已经开始了。

郑南雁:这是股东们对我的认可吧,也算是我个人价值的一种体现。

“我是携程系里活得最好的”

2002年,沈南鹏创立如家连锁酒店,4年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与沈南鹏同样出自携程的季琦、郑南雁、吴海,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这一行,先后创办汉庭、7天和桔子,形成了经济连锁酒店领域的“携程系”。

理财周报:你们几个从携程出来的人现在都选择做同一行,之前有没有坐下来商量过?

郑南雁:还真没有。

理财周报:我真的不太相信这仅仅是巧合。

郑南雁:那只能说携程的人比较缺乏创新能力(大笑),大家都来做一件事情,其实主要还是我们都看好这一行的发展前景。

理财周报:那有没有赌气的因素在里面?

郑南雁:如果说是赌气,那只能是之前大家在一间公司的时候彼此有矛盾,我们没有的。我和吴海是好朋友,前几天还跟他通电话,季总以前是我们的领导,更谈不上赌气了。

理财周报:我听说如家曾经邀请你加入,但你坚持要自己做老板?

郑南雁:自己做老板,一方面是想多赚一些钱,另一个原因是以前在携程的时候,总觉得公司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就想自己来做一家公司,能不能避免这些问题,所以还是要试试自己当老板。

理财周报:7天避免了携程的问题吗?

郑南雁:没有,怎么可能有没问题的公司,我是做了才发现,7天的问题可能比携程更多。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绝对好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你解决了一些问题,另一些问题又出来了。

理财周报:去你的竞争对手那里住过吗?

郑南雁:桔子去的多一些。

理财周报:刺探敌情?

郑南雁:也不是,很公开的,也会和吴海聊聊天,和季总的联系可能会少一点。主要是面对季总,心理上可能会有一点……毕竟以前是我们的领导嘛。

理财周报:季琦前不久卸任CEO,你有什么看法?

郑南雁:其实每个人的特长不一样,有些人就不适合做管理,那就不要执着这一点。你创办一个公司,然后退到幕后的股东,让其他人来管理,这样挺好。

理财周报:目前来看你比他们跑得快一些。

郑南雁:现在我是携程系里活得最好的。其实刚开始做的时候,7天的基础是最差的。

理财周报:哪些方面差呢?

郑南雁:各方面吧。吴海一直就是做旅游这一行相关的,季总也是比较有经验了,我们在人脉、行业经验上都是最差的。不是有人开玩笑说过嘛,锦江懂酒店不懂连锁,莫泰懂连锁不懂酒店,7天什么都不懂(大笑)。

理财周报:最差的靠什么实现了逆转呢?郑南雁:什么都不懂,只能专心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所以我们的经营一直都很稳定,酒店就看开房率,我们的开房率始终保持很高的数字。

“5年后超过如家”

11月10日,如家发布三季报,该季度净利润人民币8674万元,共有583家酒店,包括377家直营店和206家特许经营店,仅直营店的数量就超过7天的总规模。对这个以18%市占率稳坐行业头把交椅的“一哥”,郑南雁并无惧意,除了庞大的会员体系,他的杀手锏是依靠独特的管理体系降低成本。

理财周报:当初决定把7天的外墙刷成黄色,是不是有意误导如家的客人?

郑南雁:其实我们的黄色和如家不太一样,我们要亮一些的。

理财周报:我这个外行还真不太能分辨出来,不看招牌就以为是一家了。

郑南雁:当时我们请了很多设计师讨论,比较了很多色彩,得出的结论是黄色是建筑色彩中最容易让消费者亲近的,就定下用黄色。后来一些美国回来的同事告诉我,国外认为黄色是让人觉得安定,有依赖感的颜色,我们没想过这么多,觉得好就用了。

理财周报:如家也是因为这个用黄色吗?

郑南雁:没问过,我想可能是这样吧。

理财周报:7天现在排第四,想追赶如家需要多久?

郑南雁:5年。

理财周报:现在你们市占率相差1倍多,看起来难度很大啊。

郑南雁:这个排名其实是房间数的排名,我们有自己的标准,就是分店数量,明年春节后,我们的目标是做到第二,以后超过如家也是指分店数。

理财周报:为什么要搞自己的标准?

郑南雁:传统的酒店就是看你有多少房间,而经济型酒店不是说你弄一间很大的店,搞几百上千的房间就行了,分店布局是否合理更重要,让客人到哪儿都能看到你的店。

理财周报:你号称“成本杀手”,一间房的成本是多少?

郑南雁:5万左右。

理财周报:170块一天的话,一年就收回成本了吧。

郑南雁:差不多,不过还有管理成本等等,所以我们定的是3到4年收回成本。

理财周报:竞争对手的情况呢?

郑南雁:他们要高一些,大概一间房要7万。

理财周报:锦江我住过,感觉没多大差别,多出来的钱一般花在哪儿了?

郑南雁:我也不知道(笑)。

理财周报:7天好像经常被人抱怨隔音太差?还有,我之前住7天发现你们给浴室毛巾包了塑料袋,但是打开一看边是烂的。

郑南雁:可能是店长没有及时要求更换,我们现在成立了布草中心(注:负责处理毛巾和床上用品的部门),每个城市一个,集中处理这个城市所有分店的布草,这样更能保证品质。现在主要城市已经有了,很快会在全国搞,毕竟一个新政策推行起来需要过程。至于说隔音,因为7天的论坛是开放的,所以抱怨的声音显得特别多。其实每个人住酒店都喜欢挑毛病的,没什么好说的就说隔音了,今年我们专门搞了隔音工程,现在会好多了。

理财周报:听说7天的分店没财务人员,是为了压缩开支吗?

郑南雁:对,每个分店收了钱直接存进总部账户就可以,我们这边通过入住系统看应该有多少收入,再和存进来的钱对照一下。现在店多了,今年在北京加了一个财务中心,负责北方所有分店的财务。

理财周报:听起来很宽松,分店的自由度高了,会不会出问题?

郑南雁:你要说一两百块钱会不会记错,可能也有,不过还没出现过需要报到我这里的问题。

理财周报:就是能省的都给省掉了?

郑南雁:别人总说我压缩成本,我就奇怪了,我们的东西也不便宜啊,床是最贵的,床上用品也挺好的。其实还是管理体系不同,我们会有一些创新的东西,比如高度集中的财务系统,还有布草中心。你平时住酒店,毛巾用不用退房的时候酒店都要洗的,我们用塑料袋装起来,没用过的毛巾就能省掉洗涤成本,毛巾的寿命也延长了。几个塑料袋才几厘钱,洗涤就贵多了。

理财周报:竞争对手有没有向你们学习?

郑南雁: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今年也开始搞集中财务,现在是一个城市一个,要做到像我们这样高度集中还很难。这涉及到管理理念和体系的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是创立的时候就这么做,规模做大了也不会觉得不适应,他们的摊子大了,改革成本高。

理财周报:7天现在有订票服务,打算发掘新的利润增长点吗?

郑南雁:主要目的还是为会员服务,订酒店的同时把票也订了,目前正在和航空公司谈拿更多折扣。

理财周报:会把这些折扣让利给会员吗?

郑南雁:可能会这样做。

理财周报:那意味着你们订票更便宜,准备和携程艺龙竞争吗?

郑南雁:谈不上竞争,目前国内能靠这个赚钱的只有携程,因为他们投入了很多,我们的目的就是服务,和几个大的航空公司谈好就行了,不像携程是和所有航空公司合作的。

“在7天不需要我时离开”

郑南雁每谈起公司管理必然提到《道德经》,鼓吹他的“无为而治”。他最崇拜的人是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为自己规划的未来也和华盛顿类似:亲手打造出一个可以良性循环自我发展的体系,然后抽身离去。

理财周报:我看过一些对你的采访,但好像都没说清楚你到底是怎么“无为而治”的。

郑南雁:无为而治不是说你坐在那里不做事了,而是不要强加太多的限制。我来划出一个大的框架,大家在这个框架下去发展,给你很大的自主权。

理财周报:也就是用制度来约束人?

郑南雁:制度这个词我觉得还是狭窄了一点,是一个体系,比如美国,它的体系保证了无论是谁坐在总统的位子上都不会太出格。

理财周报:所以你放权给店长?

郑南雁:是放权给大家,我希望有一天看到7天不需要郑南雁坐在CEO的位子上了,不过现在还不行,对我的依赖性还比较强。我以前说过,离开7天只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股东不信任我了,一种是7天不需要我了,现在看来股东们挺信任我的,我就等7天什么时候不需要我了。

理财周报:离开了以后干吗呢?你炒股吗?

郑南雁:我是那种买了就放着不动,最后就记不清自己买了什么股票了。

理财周报:透露一下你的投资品种吧,给我们的读者参考一下。

郑南雁:我主要是买美股,年初的时候买了百度。

理财周报:抄到大底了,现在400多美元,是不是比做酒店赚钱容易多了?

郑南雁:经济危机嘛,应该说是不可复制的。其实我买中国概念股,就看国内的百姓是不是需要它,有没有市场前景。

理财周报:还买别的吗?黄金、基金、债券等等。

郑南雁:债券会买,其实用好杠杆买国外的债券,收益率大概有40%。

理财周报:一般花多少时间在投资上?

郑南雁:每个季度大概用一周时间吧。

注册公司网站

公司代理注册

中山工作签证代理

相关阅读